镜中风月,古寺雨荷

图文:TIM生命过客

又一年荷花开了,几次风雨过后,又渐渐凋零。一个小雨初晴的午后,步行去了南普陀寺前的荷塘看荷花,那些丰满而晶莹的花瓣,婷婷玉立在翠绿的荷叶间,或舒展绽放,或花苞初露,或半开半掩,无不花姿绰约,一池风月遮不住,令人赏心悦目。              

漫步荷塘边,在我的镜头里,留下几个光影迷离的瞬间,虽然没有阳光明媚,却是荷花带雨的印象。

2.jpg

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。碧水涟漪,小荷红蜻蜓,古诗画意。

3.jpg

小亭红莲,水静风平。

1.jpg孤荷,塔影。如果这是一面镜,照见的是我的心。

池中古寺投影,看似安宁宜修。
 

1.jpg抬眼间,荷塘之上,却是游人如织。

2.jpg看到这叶水珠流动的荷叶,想起的是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诗句。

3.jpg荷荫呵护,粉瓣带露,最是那不经意的娇羞。

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。满塘秀色,一水盈盈。

6.jpg1.jpg

一枝莲蓬才长成。在江南水乡的街头,常见的就是挑一筐筐翠绿浑圆的莲蓬,沿路叫卖。

荷塘小鸟,叽叽啾啾,动静成趣,生机盎然。

2.jpg1.jpg枝枝向右,本是同根生,相携迎风雨。

1.jpg雨荷凝露,娇弱不胜风雨

荷塘夜阑,应可听取蛙声一片。

静下心来,品赏荷塘秀色,可以不停的泛起古人吟颂过的诗词,有一种瞬间领悟的意境。

自然的和谐,浑然天成的美,都是最不经意的流露。

青荷盖绿水,芙蓉披红鲜。  下有并根藕,上有并头莲

垂柳三两枝,睡莲五六片,信步几十米,观照一颗心。

池畔绿地,小鸭悠然。

1.jpg梵音钟声随风过,禅意荷香两相宜。两位赏荷的僧人。

2.jpg

南普陀寺门口的荷塘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就在那了。也许,从那遥远的唐末五代的泗洲院起就有田田的荷叶,相伴古寺钟声,年复一年,残荷复新枝,岁月流转逾千年。    

还记得上学的时候,每有经过大南校门,都可以隔着厦大一条街眺望五老峰下的南普陀,印象里,进出那里面烧香拜拜的,大都是老厦门的阿婆阿嫲,每人手提个布袋子,里面装着蜡烛香纸钱,再加几枝鲜花,按照时令的不同,其中大致有菊花或者荷花。老阿嫲们在寺庙里,在每尊佛像前拜上几拜,点上3柱香,分别和神喃喃诉说家里的事,许上思想已久的心愿,也许是儿媳们的工作,或者是孙子们的学业,再或就是祈愿身体病患的康复。最后,奉上供品,烧了纸钱,这才收拾空了的袋子,带着充满希望的心情回家。            

现如今,除了老人们,更多的却是穿戴时尚的年轻红男绿女,他们上香拜拜一脸的的虔诚,一点不比老阿嫲们逊色。

唯一不变的是寺庙前,荷塘里,一如往常的花开花谢。